當前位置:新世代集運優惠碼>> 悦讀

我的母親

字體大小:
來源:今日蕪湖客户端           編輯:今日蕪湖

2008年12月6日,一個普通的日子,但對我來説卻刻骨銘心。這一天,我的母親去世了。

那天的母親表情平靜,像睡着了一樣。自打我有記憶開始,母親每天都在辛苦操勞,記憶裏都是她忙碌不停的背影。她太累了,太需要休息了。那天的我看着母親平靜地躺在牀上,身形瘦小,心裏難受的像胸口壓了一塊石頭。我忍住不哭,因為我怕打擾了母親的安睡。

母親出生於1921年2月18日,那是中國積貧積弱的年代。像大多數普通農家女孩一樣,她在勞作和營養不良中長大。從小就開始做各種農活,起早摸黑,為家裏分憂。結婚成家後,隨着我們這些兒女相繼出生,母親更忙了,在家裏,她總是最早起牀,又最晚睡下。有很多個夜晚,我睡醒後,看到母親還在燈下為我們縫補衣服。由於家裏經濟困難,人口又多,需要精打細算,家裏的經濟支出便由精明幹練的母親掌管。她從需要出發,該買的買,該省的省,家裏微薄的收入被她分配得有條有理。用舊用破了的東西,在別人看來只能扔掉,但經過她的一番縫補改造,又能用了。我們姐弟幾人的衣服總是縫了補,補了縫,老大傳老二,老二傳老三,直到不能穿了也捨不得扔。我上小學時,母親曾給我用粗布做了一個書包,上面的補丁一個連着一個,直到我小學讀完了,背的還是這個書包。

母親一生含辛茹苦,雖然她盡了最大的努力來維持全家的生活,但在那個貧困的年代,也無法改變現狀。由於條件太苦,加之營養不良,她一輩子生了九個孩子,最後活下來的只有三個。這對母親的打擊非常大,我曾多次看到她默默流淚。但母親非常堅強,為了這個家,為了我們活下來的幾個兒女,她很快走出痛苦,又開始忙碌起來。

生活的艱難讓母親養成了勤儉持家的習慣,並教育子女也要勤儉。小時候我們兄弟姐妹吃飯經常掉飯粒,她總是撿起來吃掉,還教育我們一粒米度三關,不要輕易糟踏。在母親言傳身教之下,我們吃飯時都很謹慎,不敢掉飯。

母親雖然很愛我們這些兒女,但她對我們又十分嚴厲。她對我講的最多的是要我聽老師的話,好好學習,有文化才能有出息。上世紀六十年代初,因鬧饑荒,正在長身體的我常常飢餓難耐,無心上學。為了填飽肚子,我和幾個同學當着父母的面揹着書包假裝去上學,然後跑到外面偷摘人家地裏的胡蘿蔔、玉米之類的東西,在野外烤熟後充飢,一連逃學好幾天。事後被母親知道了,晚上她一回到家,不由分説,拿起竹條對着我就是一頓狠狠地抽打。我身上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,忍不住哇哇大哭。當天夜裏我發現母親在被窩裏輕聲哭泣,我才明白,雖然竹條打在我身上,但疼在她心裏。從此我再也不敢逃學了。  除了在學習上嚴格要求我們兒女之外,她也經常告誡我們要誠實做人,老實做事,到哪裏都要好好幹才有出息。1969年我入伍參了軍,母親送我到蕪湖徵兵集結點,她含淚叫着我的乳名説,到了部隊,要好好學習,不要怕吃苦,要聽從部隊安排。臨別時,她念念不捨,一再叮囑我不要想家,要刻苦訓練,做一名合格的戰士,然後拍拍我的肩膀便轉身離去。就在她轉身的一瞬間,我才發現母親的眼睛裏充滿了淚花,她一直竭力忍着不讓流出來。

我在部隊時,母親不斷給我寫信,大多都是嚴格要求的話語,最多的話是不要想家。我知道家中的生活很難,但母親隻字不提。在母親的鼓勵下,我進步很快,兩年內當了班長,入了黨,被評為五好戰士。我將這些喜訊寫信告訴母親,她高興得哭了。

1984年,我從郊區水利局調入蕪湖捲煙廠工作,母親對我説的話還是要好好工作,不要怕吃苦。我牢記母親的教誨,努力工作,曾被評為蕪湖市的優秀黨員和市級先進工作者。那時我才理解了母親的一片苦心。

母親為人直爽,待人真誠。她常説,我沒有能説會道的嘴,只有一顆真誠待人的心。小時候我們家困難,左鄰右舍會給我們家一些幫助,母親總是記在心裏。日子好轉以後,我們家包餃子蒸大饃,母親總要叮囑我們給鄰居送點過去。你來我往,鄰里關係都處得很好。

我十幾歲時,有一次不慎把腳崴了,母親帶着我到一位退休老中醫家登門求助。經過一個多月的醫治,腳治好了。得知我們家確實困難,老中醫把治療費用免除了。為了不忘老中醫的恩情,逢年過節時母親總要準備好一些土特產送給他,還要我們記得不要忘記別人的恩情。母親説,做人要有良心,要記得別人的好。她還教育我們,做事先做人,人做好了,事也就做成了。她這句話成了我終身的座右銘。

母親一生愛乾淨,不喜亂,無論農活有多忙,家裏家外都料理得整潔有序。身上衣服雖舊,但清清爽爽,頭髮每天梳理,並在腦後挽成一個髮髻,看上去精明幹練。由於一輩子操勞,母親早早就頭髮花白,但她每天精心梳理,直到臨終時頭髮也是一絲不亂。

母親性格開朗,再苦再難,她總是笑聲爽朗。在兒女面前,在他人面前展現的都是陽光的一面。母親苦了一輩子,她卻把所有的苦都埋在了自己的心裏。

母親是一個平凡的人,但在我們的心裏,她是那樣的不平凡。她不僅給了我們生命,還教給我們做人的道理。無論歲月有多艱難,有母親在,我們就感到温暖。她是我們兒女心中的支撐,只要有母親在,家就在。

時光悄悄流逝,只留下靜靜的回憶。不知不覺間,母親離開我們己有十二年,她的音容笑貌,她的慈愛家訓,依然深深地銘刻在我們心中。在母親百年壽辰到來之際,我們兒女更加懷念平凡而又偉大的母親。

尹緒升